關于奢侈品牌的文章
萬師傅

服務范圍覆蓋全國 服務去除中間化 服務費可大幅降低

相關問答更多

1、達州家電清洗找選擇哪家比較好一些?

1.達州市尊仕保潔服務有限公司地址:達州通川區白塔路243號2.達州市現代保潔服務有限公司地址:達縣南外新達街255號以上公司都是產品質量在網上或許現實里都是遭到共同好評的,能夠參閱下

中國市場正成為奢侈品牌的定心丸

2019-08-08 13:51 394
奢侈品市場的特點是瞬息萬變,全球經濟形勢是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投資者的擔憂情緒又開始發酵,但似乎未波及奢侈品板塊。據時尚商業快訊監測,泛歐斯托克600指數在周二下午的交易中下跌0.4%,但奢侈品巨頭LVMH、開云和Dior集團等股價都出現上漲,其中LVMH股價大漲2.1%至350.45歐元,市值為1760億歐元,開云集團股價上漲近1%至446.7歐元,市值為559億歐元,Dior集團股價則增長1.19%至435.8歐元,市值為896億歐元。在香港上市的意大利奢侈品集團Prada股價于8月2日發布財報后的盤中一度大漲超過10%,本周一則繼續逆勢錄得大漲逾2%,市值一度高達逾660億港元。加拿大皇家銀行分析師Rogerio Fujimori表示,Prada的大規模革新和取消季節性降價促銷可能會給市場對未來6至12個月的平均預期構成制約,但這家意大利時尚品牌具有巨大長期潛力。Rogerio Fujimori續指,Prada財報主要提及的利好因素包括全價產品零售趨勢改善、Prada對運營支出的良好控制、成衣類產品表現出眾以及該公司在電商平臺上的良好勢頭。不過有業界人士認為奢侈品牌依然不能掉以輕心,過度倚靠中國市場也意味著更加受到當地市場和消費者行為的牽制。CNN Business早前報道,越來越多奢侈品牌的增長嚴重依賴中國市場,但當前的復雜市場局勢或令這些品牌的增長面臨風險。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分析也表示,2018年奢侈品集團紛紛押注中國市場或成為新的風險,但投資者幾乎別無選擇,只能習慣這種狀況。區別于一片向好的2018年,今年到目前為止大多數主要奢侈品牌在大中華市場的結果好壞參半。LVMH時裝皮具部門、Gucci和愛馬仕三個頭部品牌業績均受到中國市場推動,其中LVMH時裝皮具部門重新趕超Gucci和愛馬仕,德國高端服飾集團Hugo Boss和Prada在中國市場的業績表現則不甚樂觀,均出現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從整體來看,中國消費者的奢侈品購買力正處于一個積極的上升期,即使香港和澳門的疲軟抵消了奢侈品牌在中國內地的增長,但隨著英鎊疲軟,中國消費者將繼續尋找其他消費奢侈品的目的地,北美零售商則預計會受入境人數減少影響。VisitBritain戰略總監Patricia Yates在報告中寫道,中國消費者今年在英國的奢侈品消費會同比大漲22%,以Louis Vuitton Petite Boite Chapeau手袋為例,英國和中國的價差達到20%。此外,中國消費者對于通過電商渠道購買奢侈品接受程度的提升也被視為一大機遇,目前Louis Vuitton、Gucci和愛馬仕都在中國官網開通了電商服務,而天貓、微信小程序商店以及京東奢侈品頻道也愈發受到奢侈品牌的重視。據麥肯錫今年4月發布的報告《中國奢侈品報告2019社交裂變:中國“80后”和“90后” 催生全球奢侈品新賽道》,2025年中國消費者將占全球奢侈品消費的40%,并將成為未來6年該行業增長的主要貢獻者。2018年中國消費者在國內外購買奢侈品的總支出為7700億元人民幣,每個有能力消費奢侈品的家庭平均花費8萬元,這一增長主要得益于中上層家庭數量的激增,到2025年他們的支出將增加近一倍至1.2萬億人民幣。報告預計到2025年中國消費者將貢獻全球奢侈品行業近一半的銷售額貝恩公司與招商銀行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則顯示,在全球地緣經濟持續震蕩的大環境下,全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到190萬億人民幣,其中超高凈值人群規模約17萬人,可投資資產5000萬以上人群規模約32萬人。該報告指出,盡管中國私人財富市場增速較往年放緩,但仍具增長潛力,預計到2019年底將突破200萬億大關。據時尚商業快訊數據,受益于Louis Vuitton和Dior的業績推動,LVMH時裝皮具部門上半年銷售額大漲21%至104.25億歐元,已連續11個季度錄得雙位數增長,收入首次突破100億歐元,創下歷史新高。集團首席執行官Michael Burke今年初在與巴黎分析師會議上透露,Louis Vuitton的中國銷售額正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增長。Gucci雖然相較于2017年和2018年的全速奔跑有所放緩,上半年銷售額的增長持續減速,僅錄得19.8%的增幅至46.17億歐元,去年同期的增幅為44%,第二季度銷售額增幅更放緩至12.7%,遜于去年同期的35%,創三年來最低增長,但在包括中國的亞太市場零售額大漲29%,增幅最為顯著。自去年第二季度開始不斷增加旗下工坊數量以滿足中國市場需求的愛馬仕銷售額增長也重回雙位數,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銷售額同比大漲14.7%至16.74億歐元,較上年同期的3%明顯改善,上半年銷售額大漲15.1%至32.84億歐元,超過分析師預期。此外,英國奢侈品牌Burberry和意大利奢侈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在中國市場也表現強勁,收入分別錄得15%和17.4%的強勁增長,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一季度內,瑞士奢侈品集團歷峰在亞太地區的銷售額錄得12%的增幅。事實上,奢侈品牌需要警惕的不是中國消費者欲望的減弱,而是他們心中不斷提升的品質標準以及對奢侈品本身定義的改變。胡潤表示,中國高端消費者已進入“后物質時代”,不再像10年前為了彰顯成功而購買手袋、手表和豪車等奢侈品,而是更愿意花錢在精神層面的提升上,比如旅游、教育和健康。LVMH首席執行官Bernard Arnault則在今年初強調,奢侈品行業的未來不僅僅是奢侈品,而是奢侈體驗。在這一戰略思維前提下,LVMH于去年底開始不斷加碼酒店行業,斥資26億美元收購酒店運營商Belmond,并于今年3月在倫敦Mayfair區開設Cheval Blanc白馬莊園度假酒店和水療中心,隨后還邀請麗思卡爾頓原總經理Christian Boyens加入酒店管理部門,負責監管集團在全球各城市的酒店業務。法國高端珠寶品牌卡地亞,在2009年“卡地亞珍寶藝術展”成功舉辦十年之后,再次攜手故宮博物院,于2019年6月1日至7月31日在故宮午門舉辦“有界之外——卡地亞與故宮博物院特展”,展出830余件藝術珍寶。Tiffany也將于今年9月在上海舉辦近130年來的首個大型展覽,以更好地貼近中國消費者。另一頭部奢侈品牌Chanel也愈發重視中國市場,除了舉辦美妝快閃店和在成都辦秀外,還于今年4月至6月在上海西岸藝術中心舉辦了Mademoiselle Privé走進香奈兒展覽,通過與法國巴黎總部高度相似的裝置與布局為參觀者打造了一個極度沉浸的體驗,目的是培養更多的潛在消費者。8月1日,Chanel美妝和香水業務正式入駐天貓?!吧莩奁放葡胍A得中國市場,就不能只讓一種消費者滿意,而是需要針對不同子群作出不同策略”,中國奢侈品電商平臺寺庫首席營銷官Nico Yang在最新的一份報告中如此說道。逆境往往是行業增長的催化劑,在歐洲旅游業受挫、美國零售業搖搖欲墜的情勢下,中國市場至少依然充滿活力。在購買全球三分之一奢侈品的中國消費者的推動下,中國出現了第一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奢侈品商場。據英國建筑師事務所Sybarite與GlobalData共同發布的2019年最新研究報告,來自中國的奢侈品百貨北京SKP每平方英尺銷量位列全球第二,稱霸亞洲,全球僅次于英國奢侈品百貨Harrods。來源: 微信公眾號:LADYMAX

壓垮尚品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08-08 13:45 393
2019年7月31日,從天使輪開始就備受小米創始人雷軍偏愛的奢侈品電商“尚品網”,宣布因融資重組不順暫停營業。而壓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與A股市場“老賴”赫美集團(002356.SZ)的收購終止。赫美集團對“尚品網”的收購始于2018年。當年1月,赫美集團與尚品網達成收購協議。對于二者來說,這場收購有著重要意義。在此之前,尚品網已經近18個月未獲得新的投資;赫美集團則剛完成主營業務由珠寶行業至國際品牌運營服務的轉變,通過此收購可以完善其新業務的發展。不過,在收購協議簽訂之初,赫美集團就已面臨著極大的償債壓力,隨后這家上市公司又經歷了股價跳水、高管離職和財務危機等種種問題。直到2019年4月,赫美集團與尚品網的合作最終宣告終止。這是一個關于資本市場與新經濟公司的故事。通過復盤這樁收購案,投中網試圖還原這一失敗背后的原因。尚品網急找錢,赫美集團資金鏈緊繃2018年1月8日,赫美集團宣布與母公司北京新尚品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新尚品科技”)達成收購意向。赫美集團旗下子公司將以不超過2.5億元股權轉讓款和不超過1.5億元的增資款收購新尚品科技旗下兩家子公司:北京尚品百姿電子商務有限公司(90% 股權)(下稱“尚品百姿”)和誠宇信(香港)有限公司(100%股權)。其中,前者為“尚品網”的控制實體。也就是說,收購完成后,赫美集團將間接持有“尚品網”90%股權。公開資料顯示,尚品網在與赫美集團達成收購意向之前,已經一年半未得到任何融資。其最近一輪融資為E輪,發生在2016年6月,投資方為藍色光標和藍圖創投,不過投資金額并未對外公開。雖然尚品網創始人趙世誠多次公開表達“尚品網不燒錢”的經營策略,但對于新興的奢侈品電商產業來講,講好故事、找錢依舊是公司的重中之重。2018年1月,雙方簽訂合作框架議案時,尚品網收到了來自赫美集團的2000萬元預付款。這筆錢或許能夠暫時維持公司運營,但被收購意味著尚品網更想要能夠提供穩定資金面的大股東。顯然,赫美集團不是。尚品網與赫美集團針對本次收購簽訂的補充協議中明確提及,赫美集團將以自有資金或自籌資金方式支付款項共計不超過4億元,但在當時,赫美集團的資金鏈已經相當緊繃。2017年報顯示,赫美集團賬上的貨幣資金約為5.5億元,加上有可能回款的6.9億應收賬款和1321.2萬應收票據,其能夠調動的資金約為12.4億元。不過,這一切的大前提是,赫美集團能夠如約收回這些應收賬款。反觀負債,截至2017年底,赫美集團一年內將要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6467萬元,應付賬款和其他應付款合計超過16億元,還有16.7億元的短期借款需要償付。對于框架協議簽訂時的赫美集團來說,在如此巨大的償債壓力之下,4億元買入尚品網,或許并非易事。赫美尋盈利支點,但尚品網的優質資產并未注入在財務狀況如此窘迫的情況下,赫美集團依然決定與尚品網達成收購協議,或許有現實原因。彼時,赫美集團的主營業務由珠寶行業轉向國際品牌運營服務不足一年,其于當年收購的奢侈品零售商上海歐藍、臻喬時裝等四家公司,當期僅實現了4500萬元左右投資盈利。至于業績方面,截至2017年底,赫美集團營業總收入24.1億元,營業利潤同比上漲32.22%,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為1.44億元。赫美集團的業績增長可以歸因于變賣資產。2017年12月,赫美集團接連賣掉每克拉美100%的股權和前海聯金所80%的股權,總計出售金額9.1億元。而拋開出售這兩家公司獲得的當期投資收益,赫美集團的扣非凈利潤虧損6735萬元,同比下滑149.33%。在此情況下,赫美集團急需一個全新的業績支柱,來頂替被置換的珠寶業務。最終,它選擇了尚品網——一家有雷軍光環加持的國際奢侈品電商平臺。赫美集團在本次收購對公司的影響中也提及:“互聯網是青年人群了解和購買高端品牌產品的重要渠道,公司需要擁有自有的線上電商平臺以迎合年輕消費群體的移動互聯網消費習慣?!钡衅肪W已經無法再為赫美集團帶來比“雷軍加持”更好的故事。與英國快時尚品牌Topshop達成的獨家線上渠道曾是尚品網對外提及的重要業務。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當時赫美集團決意收購的資產中,并不包括尚品網的優質業務板塊——Topshop特許經營業務。2014年,尚品網已經由高檔奢侈品領域轉向輕奢品牌,并在此后開始了與Topshop的合作。尚品網創始人趙世誠曾提到,這筆合作是通過“三萬封郵件、七十萬公里飛行、九百多天等待,反反復復地溝通”才最終拿下的。拿到E輪融資后,2016年底,尚品網與Topshop達成更深度合作:為品牌實現進一步擴張,尚品網將負責在中國大陸為Topshop鋪設80家線下店鋪。赫美集團與尚品網達成收購協議之初,正值Topshop與尚品網的合作期內。而尚品網這一優質業務板塊并未包含在此次收購之中。對此,赫美集團與尚品網后續簽訂的協議補充公告中提到,由于Topshop與尚品網控制主體“尚品百姿”簽訂了《特許經營合同》,依約不得變更公司部分信息。因此,尚品百姿將新設一家名為“赫美尚品”的公司承接除“Topshop相關業務”以外的其他業務。而赫美集團對尚品百姿90% 股權的收購也變為對“赫美尚品”85%股權的收購。工商資料顯示,尚品網的確在2018年3月按照約定,成立了“赫美尚品”,公司董事名單中除了董事長趙世誠,雷軍、劉芹等資本大佬的名字也在列。無法完成的收購也正是赫美尚品的工商資料變更,隱約透露出一個信息:赫美集團與尚品網的收購,或許在2018年10月已經發生變數。2018年10月9日,赫美尚品更名為“尚品云服科技發展”,“赫美”二字被剔除。截至目前,該公司依然為“在業”狀態。2018年8月,尚品網與Topshop的合約被后者提前終止。有媒體報道稱,Topshop此番終止合作,與尚品網主導開設線下店鋪失利有關。而趙世誠在此前接受界面采訪時曾經提到:“Topshop的銷售額在尚品的貢獻中占比不小?!蓖蝗皇opshop的尚品網正在面對的,是在財務危機中越陷越深的赫美集團。從2018上半年開始,赫美集團的多項利潤指標跌為負數,且至今未有明顯起色。同年,7月至9月間,赫美集團高層變動劇烈。公司董事會秘書李麗辭去職務、董事李波辭去包括審計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公司原內審負責人汪禮光也辭去職務。與此同時,資本市場對于赫美集團的態度愈發消極。2018年6月整月,赫美集團每股股價由15.2元縮水至7元,市值縮水一半以上。在此情況下,赫美集團將目光投到韜蘊資本身上。韜蘊資本與樂視系聯系密切,曾闊氣出手接盤樂視旗下“易到用車”。赫美集團在2018年7月發布公告稱,韜蘊資本將以高溢價受讓公司5%的股權。消息一出,赫美集團股價迎來8個漲停板。嘗到甜頭的赫美集團隨即宣布,與韜蘊集團簽署新的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繼尚品網之后,再將目光落到新經濟領域,意圖收購網約車平臺易到用車的控制實體——東方車云54%的股權。公告發布當日,赫美集團在此拉出漲停板。不過,有接近韜蘊的人士曾對投中網表示,赫美集團收購東方車云只是“相互站站臺”,按照易到的市值,赫美集團的重組必定引發重大資產重組,無法通過證監會的審批。2018年11月,赫美集團宣布收購易到用車54%股權的計劃失敗。隨后,赫美集團與尚品網的收購也宣布終止。2018年報公布當天,赫美集團同時宣布,收購尚品網的協議終止。在當日發布的年報首頁是赫美集團三位高管聯名聲明:無法保證年報內容真實。而無法等來下一筆融資的尚品網,則在三個月后宣告暫停營業。來源: 投中網

被昂貴租金壓垮的Barneys

2019-08-08 13:38 524
受昂貴的店鋪租金以及電商沖擊, 擁有96年歷史的美國老牌奢侈品百貨Barneys前途渺茫。據CNBC消息,Barneys New York Inc周二正式申請破產保護,即將關閉其在美國22家門店的15家,并已獲得Hilco Global and the Gordon Brothers Group 7500萬美元的新融資,以幫助集團在破產后維持基本運營。據悉,Barneys百貨還在自愿破產申請文件中列出了1億至5億美元的資產和負債。Barneys創辦于1923年,擁有近百年歷史,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其創始人兒子弗雷德的帶領下,Barneys從品牌折扣店轉型成為奢侈品零售商,但如今正面臨Net-a-porter、Farfetch等奢侈品電商的猛烈沖擊。值得關注的是,這并不是Barneys第一次申請破產,在與日本百貨公司伊勢丹發生爭執之后,它曾于1996年首次提交破產申請,當時提交的部分原因是想重新與伊勢丹談判協議,也是對過高的租金不堪重負。紐約第五大道是蟬聯多年全球租金最貴的購物街道,Barneys百貨的破產主要受租金飆漲影響,例如其位于紐約曼哈頓的旗艦店租金已從1600萬美元上漲至3000萬美元,幾乎抵掉其在扣除利息、稅收、折舊和攤銷前的所有利潤。而破產法庭文件顯示,該公司欠其主要業主的近1000萬美元未付租金。近年來受到電商沖擊和消費者習慣改變的影響,美國越來越多的奢侈時尚零售店已經難以為繼。據時尚商業快訊,在截至4月27日的第三財季內,美國高端百貨Neiman Marcus銷售額同比下跌1.5%至11億美元,EBITDA為1.26億美元,凈虧損則較上年同期的1990萬美元擴大至3120萬美元。有分析人士表示,如今整個美國時尚零售業普遍情況是,消費者逐漸失去對實體商店的購物興趣,無論是在傳統的百貨商場或其他奢侈品專賣店。去年底紐約第五大道擁有102年歷史的地標百貨公司Lord&Taylor宣布,由于無法承受巨大的店面開支和慘淡的銷售業績,以8.5億出售其位于曼哈頓第五大道75%的面積的大樓給共享辦公空間Wework公司以減少債務。租金持續高漲,為節省運營開支,2017年4月美國奢侈時尚品牌Ralph Lauren宣布關閉紐約第五大道旗艦店并裁減冗余的員工。過多的實體店或將成為快時尚的包袱,去年9月,快時尚Zara在紐約的首家門店關閉。另外,Zara此舉被指違反了與業主International Plaza Associates(的租賃延期協議,被起訴索賠1500萬美元。Gap位于紐約第五大道的旗艦店也于今年1月20日正式關閉。據悉,該旗艦店于1998年開業,至今已有20年的歷史,共有三層樓,占地面積達4萬平方英尺,Gap品牌最初所簽的年租金約為8000萬美元,關閉前Gap僅這一家旗艦店每年的租金就超過1億美元,單單租金每月就背負高達900多萬美元成本。今年迄今為止,美國零售商總計已宣布了關閉7000多家門店的計劃,預計到年底這一數字可能升至1.2萬家,創歷史新高。實際上,美國零售業已非一日之寒。美國傳統零售商近年來正面臨著嚴重的關店危機,高租金毀了紐約“街區文化”,也間接摧毀了曾經輝煌的美式時尚,而原因無一例外都是因為難以負擔的高昂租金。不可否認的是,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向移動端的轉變在給零售商創造了機遇的同時也對線下零售業務造成了很大壓力。眾多傳統上一直是購物區支柱的百貨公司和其他零售商的規模都在縮小,或者已經倒閉。深有意味的是,業界對于“關店潮”還有另外一種看法。Winick Realty Group副總裁Ken Hochhauser指出,仔細觀察不難發現,紐約第五大道正在懲罰弱者并獎勵強者,“現在放棄第五大道黃金位置的時尚零售商近年來的市場份額一直在下滑,并與年輕消費者逐漸脫軌,而Dior等奢侈品牌卻試圖在該地段尋找合適的位置開設新店?!眮碓? 時尚頭條網

香港奢侈品銷售大跌17.1%

2019-08-05 14:08 405
8月1日:香港零售業6月的頹勢早已在預料之中,6.7%的跌幅延續2月份以來的4個月最強跌勢,而市場預計7月份表現更差,跌幅可能進一步擴大至雙位數。香港政府統計處周四表示,零售業銷售在6月份跌幅擴大,反映本地消費情緒更趨謹慎及訪港客人數升幅放緩的影響。政府發言人進一步表示,由于環球及本地經濟前景轉差及其他不利因素繼續影響消費情緒,零售業短期表現料維持疲弱。近期的社會事件若持續,亦會進一步拖累零售業務。香港旅發局的數據顯示,6月訪港人次仍有8.5%的增幅至5,143,734人次,但明顯較前五個月14.9%的增幅放緩,并拖累上半年增幅下降100個基點至13.9%。6月份訪港內地客勉強維持10.1%的雙位數增長,但過夜客只有2.4%的增幅,不足前五個月12.6%增幅的零頭。 香港工會聯合會表示,6月份酒店入住率同比下降20%,7月份則預計下降40%。此前有旅游業人士稱,6月游客保持增長主要因不少內地客已經訂好機票和酒店,而放緩原因則主要因深圳和珠三角熟悉香港市場的游客則選擇取消赴港旅游。6月香港零售業仍主要受制于珠寶首飾、鐘表及名貴禮品銷售瘋狂收縮,該硬奢類別當月按年大跌17.1%,創2016年8月來三十四個月最大跌幅,連續五個月收縮,較零售業整體收縮多一個月。此前瑞士鐘表聯合會及Swatch Group AG(UHR.VX) 斯沃琪集團和Compagnie Financière Richemont SA(CFR.VX) 歷峰集團兩大瑞表巨頭,包括香港本地珠寶商香港周大福(1929.HK)、六福(0590.HK)發布的季度業績已經提前預告了這一噩耗。周大福和六福4-6月份港澳同店銷售分別大跌11%、10%,作為瑞表出口第一大市場,香港市場6月份瑞表進口額暴跌26.8%至1.984億瑞士法郎,更是自金融危機后十年來,首次將月度最大市場的份額拱手相讓于美國。另外,LVMH SA(MC.PA)路威酩軒及Kering SA(KER.PA)開云集團和Prada SpA(1913.HK) 普拉達三大奢侈品集團香港業績則大相徑庭,路威酩軒表示未受影響,Gucci古馳和Prada母公司則表示深受影響。 目前包括大中華市場,但除日本外的亞太市場在三間公司的份額均為三分之一左右。因內地打擊代購而轉弱的香港化妝品業務6月更趨低迷,藥妝類別6月銷售下跌4.1%,服裝和百貨公司貨品銷售分別下跌8.2%和6.0%,鞋類、有關制品及其他衣物配件6月銷售下跌1.4%,眼鏡店銷售暴跌11.9%。今年1-6月,香港零售業銷貨額臨時估計下跌2.6%至2,412.66億港元,臨時銷貨量估計下跌3.1%,其中6月跌幅7.6%。1-6月份,珠寶首飾、鐘表及名貴禮品類別銷售下滑6.5%至406.22億港元,藥妝、服裝、眼鏡店銷售分別下滑0.3%、4.2%及6.9%至259.02億港元、271.46億港元和17.00億港元,而百貨公司貨品和鞋類、有關制品及其他衣物配件銷售均有0.8%的微弱增幅至分別265.16億港元和48.83億港元。目前業界普遍擔心香港 零售市道,并呼吁香港政府再次“派糖”,以緩解目前的社會氣氛,同時提振消費和經濟。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此前已經警告,若社會事件延續,今年零售業業績將錄得雙位數下跌,而此前該協會預計有個位數增長。來源: 微信公眾號:本土零售觀察

上半年全球奢侈品牌業績亮眼 中國貢獻大

2019-08-01 14:03 459
近日,各大奢侈品集團紛紛公布了2019年上半財年及第二季度的業績報告,總體而言行業呈現增長態勢,尤其是中國市場業績表現突出,業內人士指出,這與中國消費群體的轉變有很大的關系。亞太地區中國市場業績亮眼各大奢侈品集團相繼發布業績報告,行業總體向好。亞太地區尤其是中國市場表現尤為突出。近日,法國奢侈品集團愛馬仕(Hermès)公布了2019財年第二季度銷售數據。得益于亞太地區,尤其是中國市場的優異表現,以及成衣和配飾業務的快速增長,愛馬仕第二季度銷售額同比增長14.7%,達16.74億歐元,按不變匯率計算同比增長12%。按地區來看,第二季度愛馬仕法國本土銷售額同比增長6.2% ,達2.21億歐元;歐洲地區(不包括法國)銷售額同比增長8.2% ,達2.83億歐元;日本銷售額同比增長15.7% ,達1.96億歐元;亞太地區(不包括日本)銷售額同比增長20.7% ,達6.43億歐元;美洲地區銷售額同比增長15.4% ,達2.99億歐元;其他地區銷售額同比增長13.3%,達0.31億歐元。愛馬仕首席執行官Axel Dumas表示:“在今年前兩個季度,愛馬仕所有地區和所有業務線的銷售成績均表現出色。穩健的增長意味著集團的區域化經營策略行之有效,憑借創新能力、專業知識以及工藝模式,愛馬仕將繼續開拓國際市場。日前,意大利奢侈品牌盟可睞(Moncler)公布了2019上半年財報,數據顯示,盟可睞上半年營收同比增長16%,按不變匯率計算同比增長13%。其中,盟可睞第二季度表現突出,主要歸功于零售渠道的強勁表現。按地區來看,盟可睞意大利本土收入同比增長8%,達6840萬歐元,占總營收的12%;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營收同比增長15%,達1.69億歐元,占總營收的29.6%。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營收同比增長18%,達2.493億歐元,占總營收的43.7%。美洲地區營收同比增長15%,達8350萬歐元,占總營收的14.7%。盟可睞表示,市場目前的發展情況十分平衡,中國市場(包括中國消費者在海外的購物)的增速領跑全球,已經成為品牌的第一大市場”。雖然近期赴美的中國游客數量有所下滑,但從側面促進了中國大陸市場的快速增長,中國游客在歐洲(特別是意大利和英國)的消費活動也在不斷增多。根據LVMH集團公布的2019上半財年及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受益于時裝包袋部門的加速增長,整個集團,尤其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迪奧 (Christian Dior)的第二季度業績超預期。數據顯示,第二季度LVMH集團銷售額同比增長15%,達125億歐元,按不變匯率計算同比增長12%,高于分析師10%的預期增幅。時裝和皮具部門銷售額有機增長20%。美國、亞洲和歐洲市場均有良好的增長。盡管經濟增長放緩引發了外界對中國奢侈品市場增長的擔憂,但LVMH集團卻進一步加強了在中國市場的營銷力度,此戰略推動了集團的加速增長。LVMH集團董事會主席Bernard Arnault指出,品牌持續不斷的創新是取得成功的關鍵。今年的奢侈品市場不僅延續增長勢頭,也正迎來最好的年景。奢侈品不斷迎合年輕人中國奢侈品市場的強勁需求,為龍頭品牌的業績增長提供了基礎支撐。而年輕群體已經成為絕對的核心。奢侈品牌們都在不遺余力的討好年輕消費群體。根據第三方咨詢機構麥肯錫發布的《中國奢侈品報告2019》顯示,2012-2018年期間,中國貢獻了全球奢侈品市場超過一半的增幅,并且到2025年這個比例還將持續升至65%。毫不夸張地說,得中國者得奢侈品天下。而BCG(波士頓咨詢公司)與騰訊合作發布的《2019中國奢侈品市場消費者數字行為洞察》報告顯示,通過對中國奢侈品市場大環境及消費者人群的洞察解析,當前中國占據全球奢侈品市場1/3,年輕化趨勢繼續,30歲以下人群承攬了高端奢侈品42%的消費。在奢侈品消費上,中國年青一代的崛起速度超過多數人的想象。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布魯諾分析,全球奢侈品市場正在進入健康增長“新常態”。在他看來,中國消費者對奢侈品的旺盛需求、電商渠道的持續崛起,以及年輕一代消費群體不斷增強的影響力,是促成這一趨勢的主要因素。年輕群體奢侈品消費的崛起全面而徹底。貝恩公司在其最近的一份行業報告中表示,預計今年全球奢侈品市場將穩步增長,在新常態的表面之下,中國Z世代(指在1990年代中葉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成為未來可能改變甚至顛覆奢侈品行業的新人群。意大利奢侈品品牌盟可睞(Moncler)主席兼CEO Remo Ruffini曾表示,奢侈品圈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其中更多是年輕人。Remo Ruffini談到,適應性對于奢侈品品牌在瞬息萬變的時尚市場環境中取得成功至關重要。所以,奢侈品牌們在產品創新上加大投入。中國商報記者了解到,近兩年來,盟可睞采取年輕化策略,推出了Genius系列,包括由不同造型師設計的月度系列,以迎合更年輕、更善變的客戶。Remo Ruffini說道:“正如我們的廣告語‘天才生來瘋狂(genius is born crazy)’,也許Moncler在人們眼中有點瘋狂,從睡袋起家到把羽絨外套做成了我們的標志性產品,再到第一次推出‘Moncler Genius’。雖然看起來很瘋狂,但是我們始終有著明確的發展規劃和嚴謹的執行路線?!迸c此同時,隨著中國阿里巴巴、京東等電商平臺的崛起。如今渠道的多樣化需求最為顯著。尤其在傳統奢侈品線下渠道擴張放緩,關店潮襲來之際,奢侈品品牌商對于線上渠道的需求應聲快速增長。貝恩公司預測,奢侈品線上渠道的市場份額將顯著提升,到2025年將升至25%。中國奢侈品聯盟榮譽顧問張培英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受中國互聯網的影響,奢侈品在中國市場選擇品牌定位和品牌營銷策略時,必須要有去中心化思路。要敢于與中國的社交電商等互聯網平臺“觸電”,以碰撞出更多火花。愛馬仕對中國市場尤為重視,通過線上和線下零售渠道獲得了遠超預期的銷售額和客流量。今年6月,愛馬仕首席執行官Axel Dumas在談及未來規劃時便著重提及了中國市場。他表示:“愛馬仕的銷售策略在中國取得了優秀成績。未來愛馬仕將在中國開設更多門店,爭取每年開拓一個新城市。另外,愛馬仕還在考慮在今年秋天與中國本土電商取得合作?!苯衲?月,路易威登在中國的數字化營銷又邁出了探索性的一步。路易威登成為中國大陸首個邀請時尚博主接管官方微信公眾號的奢侈品牌,同時也是首個入駐小紅書品牌號的奢侈品牌。對于中國市場這塊大蛋糕,新加入的年輕群體在奢侈品市場已經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但張培英對記者表示,奢侈品要想在中國市場有一個穩定的增長,吸引新客戶的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同時也要具備讓老客戶重復購買的能力和品牌溢價的能力,這三者缺一不可。得中國奢侈品市場者得天下。無論是渠道轉化加碼線上還是轉變設計思路,加大產品的創新創意吸引千禧一代,無不顯示出奢侈品牌商們在努力討好中國消費者。來源: 中國商網